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 A+
所属分类:体坛资讯

原标题: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2020年的各省GDP已经揭晓,各大城市经济总量排名成为热议的焦点。

从数据上看,第一梯队依旧缺乏看点,上海和北京毫无悬念的成为唯二的GDP超过“3万亿”的城市。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第二梯队有亮点,苏州继深圳、广州、重庆之后成功挤进了“2万亿俱乐部”;

所以我们常说的 “北上广深”并不严谨,从新数据上看 “北上广深重”更恰当,但“2万亿俱乐部”新生的苏州与重庆还有5千亿的差距,勉强称得上“强一线”。

“1万亿”的赛道被塞爆了,与19年相比,2020年新增5座城市,“新一线城市”总数达到17座。武汉值得所有人瑞思拜,疫情之下经济快速反弹,排名仍列前十。这个梯队最大的看点莫过于“北方第二城”天津被南京挤出前十,和长沙超越郑州这两个话题,甭管网上怎么辩, “南强北弱”实锤了。

GDP聊完了,回到我们今天的主题——“餐饮新一线”。

01 什么是“餐饮新一线”?

举个栗子,如果以GDP为标准,“北上广深重”是一线城市;

而放在餐饮行业的角度来看,餐饮的一线城市那就应该是北京、上海、广州和成都。

仅以连锁餐饮品牌收入数据来对比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以下汇总四座城市的部分头部餐饮品牌,大家先感受以下,仅餐企上市公司一项,四座城市就占据全国餐企上市公司的70%以上。

仅展示部分品牌信息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抛开经济总量不说,北京、上海、广州和成都这四座城市无论在品类的丰富度、产业规模、品牌集中度、餐饮上市公司数量、上下游企业数量、行业生态完整性等方面对其他城市相比,都成碾压之势。

或者让我们再具体点,我们所定义的 “餐饮新一线”是指在口味普适性、产品创新力、品牌影响力、行业规模、资本利用率、餐饮新基建(数字化程度、供应链能力等)程度等六个标准下,最能代表中国餐饮创新力和品牌力的城市。

基于这个标准,在GDP1-2万亿区间的17座城市中,谁能入围 “餐饮新一线”?

我的答案是:

深圳、重庆、长沙、杭州(排名有先后)

02 首先谈谈深圳

深圳有太多的Title,创新之都、中国硅谷,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等等,但长久以来唯独跟美食不沾边。在珠三角说起美食,前有顺德,后有广州,建城仅40年历史的深圳几乎没有发言权。

但也正是因为拥有“来了都是深圳人”的气魄,让移民城市深圳有了“海纳百川”的气质。天南海北,川湘鲁粤,不管是什么菜系,什么口味,都能在深圳找到他的拥趸。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由于没有传统中餐的束缚,加上临近港澳的优势,东西文化的交融使深圳成为餐饮品类创新的天堂。

在深圳本土创新品牌中,非中餐、创新品类占据绝大比例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深圳在四个“餐饮新一线”城市中各项指标最为平均,综合得分最高。

从近十年来深圳新创的餐饮品牌中,我们还发现了其他几个特点: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第一, 品类创新之都。

喜茶的诞生,引流了新茶饮的风潮,奶盖茶从此成为一个“超级品类”,带动了数千元的产业规模。不单是喜茶,奈雪的茶开创了“茶饮+软欧包”的模式;gaga鲜语打造了全时段社交型餐饮成为90后种草的新晋网红品牌;而胡桃里以“一站式夜生活”的定位解锁了传统“酒吧+餐饮”未来发展的新模式。在餐饮创新方面,深圳给打了一个很好的样。

第二, 品类多元化。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深圳本土餐饮初创品牌涵盖中餐、西餐、茶饮、火锅、卤味等多品类。品类如此丰富,源自其多元的人口结构。深圳作为传统的“移民城市”,人口的净流入率常年排名第二,每年近40万人,这使得任何品类的餐饮品牌都能“舒服”的找到自己的客群,相较于其他城市,深圳餐饮的多元化优势无可比拟。

第三, 跨界创业。

姚姚酸菜鱼的创始人姚旻汐和松哥油焖虾的徐松都来自华为;乐凯撒CEO陈宁来自通信领域,其IT和供应链负责人分别来自华为和中兴。深圳新创品牌创始人中非餐饮行业出身比例之高,也是其他城市少有的。不同行业背景的人“跨界创业”,视野、格局、学习能力、对资本的开放态度,让深圳的餐饮行业者显得与众不同。

第四, 资本助力。

深圳作为全国最大的金融中心之一,餐饮品牌离钱很近,跟资本的互动也更频繁,而深圳也成为四个“餐饮新一线”城市中利用资本最多的城市。在资本的加持下,品牌快速复制和扩张。

以新茶饮的双子星喜茶和奈雪的茶为例,两个品牌经过多轮融资后加速扩张,门店数量均超过500家,估值均超过百亿,而奈雪的茶在农历大年三十向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请,有望成为“奶茶第一股”,预计市值超过130亿。而奈雪的茶上市后所形成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将会带动更多品牌加速资本化。

第五, 数字化程度高。喜茶又成为标杆,截止到去年6月,喜茶会员已经超过2000万。依托小程序“喜茶GO”,喜茶已经搭建起国内茶饮最大的会员数据库和数字化营销体系。数字化高投入的结果就是,小程序中从下单到预约再到外卖的全场景化,80%的订单来自小程序(后疫情时代去平台化,提高毛利意义非凡)。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而深度用户运营,标签化、精准营销换来的是300%的高复购率,这2000万会员成为喜茶对抗疫情和步入发展快车道的“超级蓄水池”。

深圳能够跻身“餐饮新一线”城市首位,还得益于“富可敌国”的经济实力(深圳GDP与马来西亚相当)、千万级的人口、超强的消费力、国际化的视野、创新型的城市产业结构(包括腾讯、华为、大疆等互联网及高科技企业)、多元的饮食文化和源源不断的人口净流入(2019年人口净流入率超过8.8%,且以年轻人口为主)。正是这些“无法复制”的因素使深圳拥有匹敌上海、北京一样的实力,其他三城暂无实力battle。

但深圳也并非完美,最大的软肋就是“饮食文化”,主流中餐讲究的是 “文化与传承”,这点深圳“缺陷明显”。不管是跟同省的广州、顺德(广府粤菜的发源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的四个中国“美食之都”之一)比,还是跟重庆、杭州和长沙这些千年古都比,都显得“底气不足”。

“虽不够老,但足够新”,深圳的餐饮创新精神做到了传承有序。红荔村创始人袁锦华作为深圳餐饮老一代的标杆在提携晚辈方面不余遗力,而喜茶创始人聂云宸作为90后新锐餐饮人的代表后生可畏,一老一新两代人,让我们看到了深圳餐饮人背后的务实、创新的独特魅力。

03 然后是重庆

看到这个排序,估计不少重庆朋友会不服。论GDP与深圳相差不大;论人口重庆3000万比深圳+广州还多;论饮食文化,作为下河帮川菜的代表,重庆江湖菜根红苗正,更别说重庆火锅在江湖上舍我其谁的地位。城市魅力自不必提,网红之城、3D魔幻之城,气质这块也都被重庆拿捏的死死的。

咱还先看评分。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重庆在各方面都不差,尤其是在口味普适性和品牌影响力方面更是优等生。火锅作为中国餐饮第一大品类,重庆的品牌支撑起了的大半壁江山。提起火锅,重庆就是麻辣火锅的代名词。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重庆本土餐饮品牌中,川渝火锅一枝独秀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优势显而易见,但问题也很明显:

第一,严重偏科。

本土餐饮被火锅“一统天下”(乡村基是个异类,唯一门店数量超过1000家的快餐品牌),正所谓成也火锅,败也火锅,超强的“火锅基因”让重庆缺乏深圳那样的品类多样性。

第二,大而不强。

据相关数据统计,重庆本地有2.6万家火锅店,全国第一。但截止到目前,还没有一家本地火锅品牌上市,且整体上市氛围不浓。从规模上来看,重庆本土火锅品牌仅德庄火锅进入TOP10,但门店数量也才刚超过600家。所以不论是入榜数量还是门店总数,与成都火锅品牌相比都不在一个量级,几乎是被按在地板上摩擦。

第三,创新乏力。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还以火锅为例,火锅属于深红海,尤其是川渝火锅,创新异常困难。但作为国民美食,餐饮中的第一大品类,还是吸引着无数创新者入局。巴奴创新了毛肚火锅,卤校长带火了卤味火锅,呷哺带来了火锅+茶饮的新组合,贤合庄开创了明星IP+火锅的新模式。但火锅的创新似乎与重庆品牌绝缘,面对90/00后等新时代的消费群体,一味坚守“正宗”只能逐渐被边缘化,未来如何引领消费风向,重庆品牌需要给出答案。

第四,重庆餐饮有品类,没品牌。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据不完全统计,光是“重庆小面”馆在渝的数量超过8.4万家,挺恐怖的一个数字,小面果然是重庆人的心头爱。每天有超过1260万碗小面被消费,这是一个年产值超过300亿的大买卖,但至今没有一个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小面品牌走出重庆(孟非的小面仅剩几家,基本也凉凉了),反倒是大量小、散、乱的重庆小面夫妻店充斥着市场。

重庆江湖菜市场也一样,除了徐鼎盛等极少数本土品牌之外,兼具规模和影响力的品牌寥寥无几。

重庆餐饮是中国大部分城市餐饮的缩影,标准化程度低、市场意识差、供应链投入不足、数字化程度不高,有品类没品牌、有品牌没资本,小、散、乱,活力不够,小富即安,企图心不强。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重庆本土餐饮的优势在于火锅,火锅的优势在于品类深度够。但重庆火锅在突破传统与思维上有局限,未来需要从空间、菜品、体验和模式等多方面创新,才能有符合时代的餐饮审美和新表达。

04 再说下长沙

去年有两个新闻火了。一个是网友十一长假去长沙打卡超级文和友,排到一万多号。

另一个是长沙本土奶茶品牌茶颜悦色的省外首店——武汉店,开业当日排队时长超过8小时登上微博热搜。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跟重庆一样,长沙也是新晋的网红城市,更是名副其实的“排号之都”。超级文和友和茶颜悦色作为这座网红城市的两个最具代表的本土品牌,不但在行业内成为话题,更成功出圈,成为社交媒体的“当红炸子鸡”。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长沙餐饮品牌特点是头部过强——600亿市值的绝味鸭脖是个异类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先说说长沙餐饮品牌的优势。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第一, 创新力。

从路边摊到文旅地标,号称“餐饮界迪士尼”的超级文和友已经开出长沙、广州、深圳三店,而北京三里屯店和南京长乐店也正在筹建中。当海底捞、西贝等品牌在积极探索“小店模式”的时候,超级文和友却反向骚操作,把店越做越重,长沙店2万方,深圳店3万方,建设中的北京店更是达到惊人的5万方。

超级文和友“店中店中店”的模式,是商业地产+餐饮创新下的新物种,这种具有文化属性的“餐饮综合体”不但吸引了无数业内人的关注和投资,更引得商业地产圈的大佬们来取经,湖南人“敢为先天下先”的品质在创始人文斌身上显露无疑。

第二, 品牌力。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据说每个来长沙的人,都会被安利一杯茶颜悦色。来自《第一财经》2020年的“金字招牌”的评选中,茶颜悦色喜提口碑NO.1,是继臭豆腐,橘子洲头,岳麓山之后,长沙的第四张城市名片,马兰坡人当之无愧的骄傲。

作为“味颜双绝”的现象级品牌,凭借着中国古典风的品牌定位,独树一帜的品牌审美(旗下产品包括“幽兰拿铁”,“人间烟火”、“蔓越阑珊”等,有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赶脚)和营销(据说每年花费几十万去购买名画的授权,是用真金白银来践行“新国风”),加上产品的高性价比,让奶茶的主力消费群体(18~35 岁的女性)丝毫没有抵抗力。

出品讲究,“小富即安”的布局(平均50米一家店的渗透力),加上有“人情味”的服务,让身处深红海市场的茶颜悦色有了让人艳羡的庞大粉丝群和可遇不可求的品牌影响力。

第三, 新媒体的运用。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不管是茶颜悦色的360°无死角的颜值,还是超级文和友沉浸式的场景,都让长沙餐饮成为抖音、小红书里面的网红打卡圣地。吃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拍的好不好看、有没有人点赞才最重要。在过去两年里,长沙头部餐饮品牌靠着初期社交媒体“低成本、病毒式”的传播,享受到了极大的媒体红利。

第四, 明星效应。

当你走出长沙黄花国际机场时,如果看到接机口站满了举着手幅的年轻人,莫慌,那是给明星接机应援的粉丝。随着芒果台的一家独大,长沙黄花国际机场成为仅次于首都机场和上海虹桥机场,最容易见到艺人的地方。而《天天向上》、《快乐大本营》则成为长沙本土餐饮品牌走向全国提供了超强媒体展示平台。

“会玩、爱吃、懂生活”的长沙夜生活文化被年轻人追捧。各种偶像idol经年累月的出现在长沙的各大餐厅,并被粉丝跟随、拍照、各类社交媒体,最终在强大的明星效应下,长沙的餐饮有了其他城市不具备的网红气质和影响力。靠着明星效应的加持,粉丝络绎不绝的打卡,长沙餐饮在互联网上有了超强的传播声量,其他城市只能望其项背。

夸完后就该聊聊长沙餐饮的问题。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首先,本土品牌走不出长沙,而湘菜“出圈”却成绩斐然。

以麻辣味型为主的湘菜普适性强,在全国有庞大的消费人群,但除了费大厨、炊烟小炒黄牛肉之外,长沙缺少有全国影响力的湘菜品牌,同样长沙目前也没有一家餐企上市。火宫殿则逐渐沦为北京王府井小吃街一样的旅游打卡地,跟真正意义上的美食渐行渐远。

但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外闯荡的湖南人却把湘菜做大(省外湖南人主要集中在广东,仅深圳就有400万湖南人,东莞也有60多万),思乡情切的湖南人在异乡却把湘菜做得风生水起,深圳有佬麻雀、湘当爱、大弗兰;东莞有湘阁里辣、水墨田塬等湘菜品牌,据不完全统计,仅深圳的湘菜馆就有7000多家,数量仅次于长沙。

其次,品类未被有效开发,“外面人”似乎更懂湘菜。

在八大菜系里,湘菜绝对是个宝藏菜系,剁椒鱼头,辣椒炒肉、长沙米粉、臭豆腐等等,不论是正餐还是小吃,在每个细分赛道里深耕都会是巨大机会。但除了文和友、大斌家和黑白电视等几个品牌之外,走出长沙的知名品牌却寥寥可数。

打开北京、上海的大众点评,搜索湘菜,口碑好、排名靠前的都非长沙本土的品牌,直观感受就是“外面人”更懂湘菜。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机遇时不我待,长沙餐饮人如果再不动手去深耕品类,且不说湘菜何日能东山再起,眼看着快招就把湘菜给做烂了,去年靠着擂椒拌饭大割韭菜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长沙是块神奇的土地,一个只有800万人口的城市,不但有文和友、茶颜悦色,还诞生了“三顿半”和“兴盛优选”(一个是文艺青年挚爱的网络爆款,一个是当下最为火热的社区团购头部品牌),简直就是消费品的天堂。不论快消还是餐饮,都能在这块土地上生根发芽、旺盛成长,“吃喝玩乐”是长沙人的底色,“敢为天下鲜”是这个城市的气质,“霸得蛮、耐得烦”,潜力无限。

05 最后聊聊杭州

知乎上,杭州正成为“逃离北上广深”社畜们的下一站首选,他们向往杭州的“人情味”和“幸福感”,在杭州,有西湖、西溪湿地、梅家坞,够浪漫;有东坡肉、西湖醋鱼,够解馋;还有阿里,通往财富自由的大船。

在餐饮人的眼里,杭州的餐饮跟杭西湖的气质一样,在水一方、与世无争。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杭州餐饮品牌中快时尚品牌是中坚力量,新茶饮品牌处于行业第二梯队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在评分结果出来的时候,杭州在四个城市里得分最低,这有些出乎意料,但仔细想想又在意料之中。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先说说为什么出乎意料,因为老天爷赏饭,杭州条件实在是太好了:

首先是硬件条件。

位置好,身处江浙沪包邮区,长三角核心城市,区位优势明显。

经济好,在长三角大湾区里GDP仅次于上海、苏州,上市公司数量全国第四;由于阿里的存在,杭州被冠以“互联网之都”的称号,在中国的经济版图里地位显赫。

环境好,“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生态环境排名第二,仅次于厦门,烟雨西湖,文青的最爱。

其次是历史和文化。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5000年的良渚文化,源远流长的浙菜,龙井虾仁、东坡肉,叫花童鸡、宋嫂鱼羹,每道菜恨不得都能有段名人典故,神仙故事,堪称“最有文化的菜系”。

最后是人口。

2019年,杭州的常住人口增长量跃居全国第一,光是2020年,就引进35岁以下的大学生43.6万人,人才净流入率继续保持全国第一,这样的成绩让北上广深都要艳羡。

杭州有钱,有人,又有文化,条件好到让人发指。

聊聊意料之外,杭州的问题。

1. 缺乏领军人物,没有主心骨。

2020年疫情来临,当看到替餐饮人发声最多的是束从轩和贾国龙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吴国平的时代过去了。

回想十年前,以外婆家、绿茶、新白鹿为代表的餐饮快时尚品牌崛起的时候,给中餐市场带来一阵新风,时尚、标准化、品质感、高性价比,引流了餐饮发展的方向,彼时杭州餐饮人风头一时无两,吴国平俨然新餐饮人的代名词,并成为湖畔大学首个餐饮行业学员。而如今,南有聂云宸,北有张天一,与这些餐饮新势力比起来,杭州的餐饮人还是吴国平,杭州餐饮廉颇老矣,后继无人。

2. 没有声量。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作为“初代网红城市”杭州这些年近乎神隐,声量远不及成都、重庆、长沙。抖音、小红书作为餐饮营销的主阵地,我们看到的是成都太古里+小龙坎,吃完文和友再去排队喝茶颜悦色,洪崖洞边看夜景边吃珮姐老火锅。来杭州呢,除了断桥上的汉服小姐姐,杭州的美食在社交媒体上难觅踪迹。

3. 品类老化。

除了东坡肉、西湖醋鱼、叫花鸡这些传统的浙菜单品,杭州这些年再无其他爆款。外婆家的几个副牌,如uncle 5、炉鱼、老鸭集等也没有掀起更大的波澜。仅有老字号知味观在电商上有所发展,杭帮菜在快时尚之后再无新突破。

4. 创业文化缺失,动力不足。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杭州贵为中国互联网之都,年轻人更喜欢阿里,不待见餐饮。杭州紧邻上海,浙商又富甲一方,很明显,杭州离钱很近,离餐饮很远。跟互联网、金融、外贸、电商这些行业比起来,餐饮太苦,利润太薄,回报周期也更长,即便条件好如杭州,也难吸引人到餐饮创业。

2016年,阿里巴巴西溪园区对面的麦当劳开业(这也是杭州城西的第一家麦当劳),饭点的时候总能排起七八米的长队,着实让人难以想象。四年后,杭州人口突破千万,举办了G20,大力发展起数字经济,城市发展今非昔比。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尽管如此,与深圳相比,杭州缺少“海纳百川”的气质,国际化也不够彻底;与重庆和长沙比,又少了“烟火气和人情味”。除了西湖和阿里,杭州在餐饮上始终缺乏一张金字招牌。

吴国平曾说,未来不急于寻求资本,目前只想做好自己。这种只求偏安一隅,不愿志在四方的保守心态,有种“直把杭州作汴州”的强烈既视感,不过倒也挺符合杭州在如今中国餐饮市场中的地位。

01 备选城市:西安、武汉、南京、郑州

其实在“餐饮新一线城市”的名单里还有四个备选城市让人纠结,分别是西安、武汉、南京和郑州(排名分先后)。

论人口,除了南京,其他三城都过千万;论经济,武汉最高,南京次之,郑州和西安稍差一些;饮食文化也各具特色。这四个城市放在一起PK,也是神仙打架。简单聊下入围和落选原因。

先看第一组,西安和武汉。

2018年,抖音上一首《西安人的歌》拉开了十六朝古都西安的网红之路,永兴坊摔碗酒,大唐不夜城和不倒翁小姐姐,更是接力把西安推向社交媒体的C位,并间接捧红了西安美食。但提起西安餐饮品牌,除了西安饭庄(母公司为上市公司西安饮食),小六汤包(新三板上市)之外,真就再无拿得出手的本土品牌。

作为碳水化合物爱好者的天堂,西安最不缺的就是美食,确切的是说是主食,不夸张的讲,长沙有多少种米粉,西安就有多少种羊肉泡馍。但是面临着重庆小面一样的窘境,遍布全国的凉皮+肉夹馍的组合都是以夫妻店的形式存在(魏家凉皮的规模太小,截止去年共400家),有大品类没大品牌,是西安餐饮最大的问题。

补充一点,个人认为以凉皮肉夹馍为基础的产品结构,不论是口味普适性还是供应链打造的难易度,都是最接近“中国版麦肯”的餐饮模型,所以未来西安餐饮有机会迎来百亿市值的上升餐企。

武汉连接南北,扼控东西,九省通衢,这也造就了武汉兼容并蓄的饮食文化。武汉人讲究吃,尤其是早餐,还有个专有名词叫“过早”,热干面、豆皮、烧麦、蛋酒、糯米包油条、面窝等等,据说连吃一个月都不重样,难怪蔡澜把武汉冠以“早餐之都”。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但武汉本土餐饮品牌除周黑鸭之外,只剩下蔡林记和湖锦酒楼能勉强撑撑门面,且影响力仅限于武汉三镇。规模小、地域特色明显、创新乏力、品类老化、品牌弱势,这些都是武汉餐饮的症结。

去年小碗浏阳蒸菜加盟店火爆,而在“万物皆可蒸”的湖北菜中却不见有任何品牌跟进,所以湖北菜一直徘徊在主流菜系之外确实是有原因的。武汉餐饮在品类创新上鲜有突破,何时能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值得每个武汉餐饮人深思。

另一个值得观察的角度,武汉在校大学生人生全国第一,但留汉比例却从2010年的50%,下降到2018年40%,即便武汉市政府推出大量优惠政策,可人才外流还是不争的事实。人才和消费者都难留住,武汉要再想想办法了。

另一组,南京和郑州。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六朝古都南京有自己独有的城市底蕴,金陵菜+民国风的黄金组合支撑起了南京大牌档、小厨娘乃至更多的南京本土中餐品牌,而鸡鸣汤包、回味鸭血粉丝汤未来则有机会进入全国市场。但除了南京大排档之外,其他品牌的存在感相当低。

再说回经济,南京GDP在省内不如苏州,在长三角中也屈居第四,更被吐槽为“安徽省省会”,在四个备选城市里,也是唯一的“非国家中心城市”,辐射范围有限。好在南京人均GDP常年位列31个省会第一,更是全国唯一一个人均消费金额超过7万的城市,本土餐饮品牌崛起的概率很高。

郑州“米字型”高铁布局,地理位置优越,加上航空港,跨境电商排名第五,内陆省份最高。本土知名品牌品类丰富,巴奴火锅、蜜雪冰城、姐弟俩土豆粉,阿五黄河大鲤鱼等潜力十足。但郑州毕竟是“火车上拉来的城市”,跟其他几个城市比,饮食文化方面差几个档次,烩面、胡辣汤等地域特征明显的饮食在口味上也存在水土不服的问题。一省养一城,被“催肥”的城市,有规模,但城市气质却无法跟成都、长沙、西安相比。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未来餐饮的新浪潮,一定是从口味普适性高和品类最丰富的地方开始,而那些品牌势能高、离资本最近的城市则更容易成功。深圳、长沙、重庆、杭州,每个城市都自带光环;西安、武汉、南京、郑州,每个城市都潜力无限。

餐饮新一线城市之争:深重争霸,长沙崛起,杭州沦为路人甲

当然衡量一座城市餐饮的强大与否,不能只看几个头部品牌,更要关注成千上万的小店,那些散落在大街小巷的苍蝇馆子。嗦一碗米粉,来二两小面,街头巷尾的夫妻店支撑起了这个城市“烟火气”,让这座城市更有“人情味”。

中国的连锁餐饮品牌(包括自营和加盟)仅占市场的20%,剩下80%的中小品牌发展潜力巨大,未来5年将是中国餐饮品牌的黄金期,越来越多的本土品牌将在标准化、数字化和资本化的助力下进入快车道,千亿市值的餐饮上市公司会不断涌现。

结语:

经济、人口、地理位置、饮食文化,是一座城市餐饮发展的必须条件,缺一不可。

创新力、胆识、产业政策、资本,是城市餐饮未来发展的持久动力,考验着每一个餐饮人。

后疫情时代,内循环政策下,“吃喝玩乐”将迎来大升级,大发展。城市不可避免的在“内卷”下进入“存量竞争”,会加速投入打造城市魅力,吸引更多年轻人口落户,这其中“美食竞争力”将是不可忽视的“硬实力”。而数字化、品牌力、供应链深度,和资本将是所有“餐饮新一线”城市的竞技场。

责任编辑: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